馬鞍山在線
您的位置: 馬鞍山在線首頁 >> 時尚

從冬冬到安安,好導演為何都喜歡逼哭“小演員”?然后自己跟著哭

9月底《我和我的祖國》還沒有正式熱映的時候,網絡上便有了這樣一組預告片,徐崢為了讓飾演冬冬的小演員韓昊霖,順利的哭出來,并且還得哭的有感情,于是徐崢在片場嘶吼了起來,他喊道“你們見不到啦,再也見不到啦”,最終“冬冬”哭了,而伴隨著冬冬哭的,還有著另一邊坐在攝影機前,看著小屏幕,哭的一塌糊涂的徐崢本人。

從冬冬到安安,好導演為何都喜歡逼哭“小演員”?然后自己跟著哭

從冬冬到安安,好導演為何都喜歡逼哭“小演員”?然后自己跟著哭

其后,在多次采訪中,徐崢都被問到這個問題:當時究竟怎么了,徐崢說:就是看到冬冬哭,莫名的就被帶動了淚腺,然后哭了出來。

從冬冬到安安,好導演為何都喜歡逼哭“小演員”?然后自己跟著哭

無獨有偶的另一幕,出現在了電影《誤殺》的拍攝現場,《誤殺》的導演是柯汶利,但作為監制的陳思誠,卻依舊扎根在了拍攝現場,從頭待到了尾。

在電影中,一家四口二次被抓捕進警局受審時,家中的二女兒安安,在警局局長拉韞的恐嚇下,哭了出來,最終說出了“埋葬之地”這一重要的線索。

從冬冬到安安,好導演為何都喜歡逼哭“小演員”?然后自己跟著哭

而拍攝現場傳出來的花絮短片卻是這樣的:

安安站在身前,拉韞站在遠處,陳思誠通過對講機“大吼一聲”:“哭”,興許是張熙然(安安的飾演者)早就已經醞釀充足,又或者是陳思誠這一聲大吼嚇壞了她,最終張熙然哭的稀里嘩啦,直到喊了“咔”以后,安安依舊沒有停止抽泣,此時拉韞的扮演者陳沖,趕緊沖了上去抱住了安安,小聲的安慰著。

從冬冬到安安,好導演為何都喜歡逼哭“小演員”?然后自己跟著哭

從冬冬到安安,好導演為何都喜歡逼哭“小演員”?然后自己跟著哭

而另一邊,坐在攝影機前,透過小屏幕全程看完這一切的陳思誠,同樣面部顫動,哭的不能控制。

這一幕也就這樣,與幾個月以前我們看到的另一幕,完美的重合在了一起。

從冬冬到安安,好導演為何都喜歡逼哭“小演員”?然后自己跟著哭

而這兩位小演員的哭戲,也最終成了各自兩部電影里,最讓人動容和被人深記的場景之一。

只是,小演員的哭戲,都是被“嚇”出來的么?這是許多人看了這兩個場景以后最大的疑問。

冬冬那場哭戲,事后徐崢曾經解釋過,說:“昊霖當時一直哭不出來,似乎還有點體會不到這種分別,可能帶來的痛苦,理解不了這種人生里的莫大遺憾,這個和年齡、生活閱歷有關系”,是的,如果因為玩具被搶、考試考砸被父母痛斥,這樣的感受小孩子們會有,但是對于小學還未畢業的他們,“分別”的痛苦,他們未必可以理解。

從冬冬到安安,好導演為何都喜歡逼哭“小演員”?然后自己跟著哭

如果再把這種境遇換成《誤殺》里的安安,那樣的彼時彼刻,就更是多數孩子都未曾體會過的絕望和恐懼。

父親被毒打、母親被毒打、姐姐被凌辱,眼前高大的女人,咄咄逼人,一面是恐嚇,一面是引誘(拍攝電影時,張熙然6歲),這樣的場景,讓一個孩子去感受和演繹,實在很難。

從冬冬到安安,好導演為何都喜歡逼哭“小演員”?然后自己跟著哭

從冬冬到安安,好導演為何都喜歡逼哭“小演員”?然后自己跟著哭

于是,非常規的手段和“嚇”,也就再說難免,同樣孩子的淚閘一旦放開,又很難關上,他們還做不到如老戲骨那般的收放自如,于是這兩場戲結束以后,安安與冬冬都是哭了許久以后,才開始慢慢的穩住。

于是這種情緒的帶動,加之一點點的“內疚”,便也讓徐崢和陳思誠,無法抑制的跟著哭了起來。

從冬冬到安安,好導演為何都喜歡逼哭“小演員”?然后自己跟著哭

《奪冠》這一單元,以及電影《誤殺》,如今的口碑上佳,功勞簿上這兩位小演員,都應當要占據一席,同時也要為認真拍片的徐崢和陳思誠點贊,演戲之路不易,認真和“真演”則是最好的通關方式,祝福韓昊霖與張熙然兩位小演員,也期待未來的他們可以有更好的作品。


推薦閱讀:葉紫

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老版地圖 網站地圖 版權聲明
多乐彩开奖